愛爾蘭都柏林渡輪自助遊

正傳上卷  <Dich teure Halle, Grüß ich wieder!>

出場角色 D大-J哥-J弟-J君-A生

第一回 <剛才紙還真是包住了火兒哩!>

A生從容又慌張地從Belfast機場的入境甬道中走出,四處張望著,蕞爾行李提領區中D大的身影在何方?

A生本來以為見著的D大應該已經崩潰抓狂了,倒是看見D大正坐在手推車附近的椅子上開心地滑著平版,所以A生心想,這平板還真是打發時間的好東西。 

Belfast中譯為貝爾法斯特,是北愛爾蘭的首府,一共有George Best Belfast City Airport 與 Belfast International Airport 這兩座機場。

關係就像是松山機場與中正機場一般。George Best Belfast City Airport不囉嗦, 正是用來紀念出身自北愛爾蘭的運動員George Best。

其實D大與A生是同一個時間從臺灣出發的,而且D大的飛機本來還更晚離開香港飛往倫敦,但最後卻是讓D大在北愛爾蘭George Best Belfast City Airport的行李提領區裡苦等A生良久。

這個世界上一共有兩個叫做愛爾蘭的地方,一起擠在一座島上。一個俗稱為「北愛爾蘭」簡稱北愛,另一個當然俗稱為「南愛爾蘭」簡稱南愛。

就像是這樣,這個世界上不只有北愛南愛兩個政治實體一起擠在一座島上,歐洲的另一頭還有「北塞浦路斯」簡稱北塞與「南塞浦路斯」簡稱南塞,一起擠在塞浦路斯島上。

在遙遠的加勒比海上,也有海地與多明尼加,一起擠在一座稱為「西班牙島(西班牙語:Española)/(法語:Hispaniola)」的大島上。
雖然兩邊陸地相連僅一線之隔而已,但是天堂與地獄竟然可以這麼近到比鄰而居。

A生快步趨前,從D大身側向D大打招呼「抱歉,等很久了厚?」

D大噢的一聲抬起頭來「你終於來了啊!」,如釋重負的表情中有著一絲如願。

A生苦笑了一下,「對啊,真是夠了,你一路還順利吧?」,同時順手抄起D大擱在一旁的行李推車,向行李轉盤走去,一邊跟D大聊著彼此的遭遇。

等A生看到轉盤的進貨口掉下一只用防汙袋包好的背包,才算是鬆了一口氣,心想「倫敦的黑姊姊(註1)還真幫我追到了大包」。撈到行李後,快速拆掉防汙袋折進大包收好,心想「得收好,以後還要用哩!」

A生與D大推著裝託運行李的手推車,開心地有說有笑轉身向海關進發,以為全新的心情終於就此展開。沒想到螳螂捕蟬,黃雀早已在後。

由於是國內線,並沒有護照查驗這一關,理論上也幾乎不會見到海關才是。當然這只是理論上,就像理論上買的樂透都不會中一樣。 

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兩位年輕海關,其實他們一直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一直聊天,不起眼到讓人沒注意到們的存在。當然,讓人沒注意到他們的存在,不代表他們並不存在。

兩位年輕的男性海關,用著英倫式慣有的禮貌與客氣,將打算明修棧道的A生與D大攔了下來。A生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。兩位年輕海關,開始跟A生與D大寒暄起來,明著顧左右而言他在哈拉,其實是「項莊舞劍,志在沛公。 」

「可以看看你們的行李嗎? 」一位海關這樣笑咪咪的問道,A生投桃報李地笑著回答:「請」,但是心裡嘀咕著「你有張良計,咱有過牆梯」。

兩位海關,分工合作用熟練的技術在A生與D大的行李中翻撿,發現了A生行李中的第一樣奇物,「誘餌一號」。「請問這是甚麼?」一位海關開口問道。

「Oh, it's flavoured hard bean curd, a tranditional chinese snack. 」這位海關點了點頭,又繼續翻箱倒櫃。沒多久,隨意翻弄完盥洗包後,又發現了A生行李中的第二樣奇物,「誘餌二號」。「請問這是又甚麼?」海關繼續開口問道。

第一樣奇物因為包裝上沒寫英文,所以A生只能玩機智問答,但是誘餌二號的包裝上有英文,加上形狀很好辨認,所以A生指著包裝上的文字說「It explains everything.」。

這位海關點頭答了聲「嗯」,「Another tranditional chinese food? 」A生心裡笑著想:「鐵蛋不算嗎?」。。「」

兩位海關面面相覷開始私下討論了起來,但是聽在A生耳裡,除了愛爾蘭的口音不太習慣以外,這根本不算是私下討論。

很明顯的,兩位海關公開的私下討論並沒有達成結論,不過倒是有了共識。

其中一位海關,終於拿手機開始刷在辦正事了。他閱讀著密麻小字的法規,問到「你們是從哪裡來的?」此時,A生心中撒花「這是個模稜兩可的問題。太好了!」。

A生掏出三張登機證中的一張,回答「from Hong Kong」。

「香港啊!這樣 ... 那可以帶不超過10顆蛋」這位海關一邊閱讀著規定,一邊下了結論。

「啊 ... 那醬就沒事兒了嗎?」就在海關笑瞇瞇地點著頭時,A生即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,將所有的翻亂的盥洗包與雜私一股腦兒地塞回大包中,一邊拉著D大腳底抹油,一邊也笑咪咪對兩位海關告辭「Have a nice day!」

「呼! 誘餌一號與誘餌二號還真是盡責,剛才紙還真是包住了火兒哩!」A生心中吁了一口氣地穿出了入境自動門,看著D大的表情,A生肯定D大也不知剛才發生了紙真包住了火的啥事。 

 

第二回 <Time to gear up!>

 

 

 

 

火車的身影在耀眼的英倫初夏陽光下,終於緩緩地從鐵軌的盡頭現身,A生回頭向D大說「Time to gear up!」

就拎著行李登上火車,找個火車上的風水寶地安居紮寨。

 

第三回 <Which one do you prefer?>

火車悠悠駛過住宅郊區,向市中心開去。當年鐵達尼號,也是從這兒出發,而且首航即是末班船。

會搭火車是因為今晚的落腳處,Belfast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,不但離火車站近,明天要南下Dublin也方便,不過,這要等到車票兌換券寄到才算數。

A生之前也住過這裡,在個人評鑑中足以列入口袋名單裡,所以是個上選打尖的好地點自然不在話下。特別是,還有不可多得的額外服務。

車窗外的景色逐漸改變,從集合住宅與憩靜小巷為主,慢慢增減成高樓參差車水馬龍,這也代表快到站準備要下車了。

不過,車站的出口設在一樓,鐵軌與月台算是位在露天的地下一樓。所以,還要爬一段之字形樓梯上去。

出口就位在小馬路上,交通便利,轉個彎就到YH,但是還不急著出站。A生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鼓鼓的錢囊。

這真的是一個錢囊,裡面裝滿英格蘭銀錢,是一位同事臨別前的贈禮。話說這同事當年負笈英格蘭,臨走時忘記將英格蘭銀錢兌成紙鈔帶走,就這麼跟了回來。如今,這袋銀錢終於能落葉歸根了。

其實旁邊就有售票機,但是A生故意走到售票窗口,買兩張明天到主站的單程票,畢竟這樣簡單多了。更重要的是,小便士與中便士們都可以一起適得其所。鼓鼓的錢囊才一下就瘦身許多。

「這樣算是有找到贊助人贊助交通費吧?!」A生在檢查明天的火車票時,心裡呵呵地想。

 揹著行李真的不用走幾步,但要注意的是:等紅燈過馬路,因為車子總是從不預期的方向出現。不一會兒的功夫,A生已經領著D大走到了Belfast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大門前,

A生站在Belfast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大門前,內心的半圓形劇場即時開幕,虛擬管弦樂團同步奏出澎湃激昂的華格納式煽情主題動機,鎂光燈焦點式地撒下。
ELISABETH歡欣喜悅的出場接著引吭高唱,滿天的紙花同時落了下來:

【Dich teure Halle, Grüß ich wieder! Froh grüss' ich dich, geliebter Raum! Sei mir gegrüsst! Du, teure Halle, sei mir gegrüsst! 】

隨著A生走進,視野從明瞬間轉暗,管弦樂團的伴奏連同鎂光燈一時嘎然而止,瞬間將他拉回現實。「Greetings, long time no see」A生站在門廊望著櫃檯心想。

「到啦!就說很近吧!」A生轉頭跟D大邀功。

, 。

 。

 

IMG_3900.JPG IMG_3943.JPG IMG_3966.JPG IMG_3979.JPG IMG_4010.JPG 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ERRY WEI 的頭像
TERRY WEI

Terry,房地產園地,歐洲自助旅游分享

Arb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